清棠楼观

人生啊就是一场磨练。

【ALL叶】这大概是个假糖

这大概是个假糖
*毒脑洞,ooc第一次写全职相关,把不准细节。求轻打。


苏黎世比赛期间,叶修在宾馆楼下收到了一个粉蓝色礼物包装盒。
此刻坐在床上脸上写满了丧的叶修,看着这个充满少女心的礼物,终于忍不住抬手解开上面带有粉色蕾丝花边的绸带。

“说不定是有妹子心疼哥被禁烟,送来的战斗补给……”
叶修暗想。
可惜,让他失望了。

盒子那么大,中间却只摆着在国内价格不超过两块的一条绿箭口香糖。
“清新口气,让你我更亲近。”
一张小卡片掉了出来,画着一个大大的笑脸。

叶修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累,不太懂现在的小年轻的套路。
但他却清楚的知道,自己就开着一辆车,在套路上不断行驶,看不到边。

心中惆怅,但还是拆开微草绿的包装,抽出一片扯开塞到嘴里。
“嗯……”
这糖味道不对啊……不是柠檬薄荷也不是茉莉难不成出新口味了?
他越吃越觉得不对劲,干脆吐了去卫生间接水漱口。
可惜,晚了。

这天晚饭,国家队除叶修都在餐桌旁自己的座位就位。
叶修没来。
张新杰皱了皱眉头,对叶修这种不按时吃饭的坏习惯表达不满。
“我去叫他下来。”
黄少天第一个不服。
方锐第二个。
可惜没用。
在他们三个中,矮子里抽高个,流氓里找君子。
还是张新杰吧。
喻文州依旧眉眼弯弯,交出房卡。
但笑不达眼底。
“有劳了。”

张新杰打开房门,却发现床上蹲了一只叶修。
用被单裹着,只露了脸出来的团子叶修。
他看看空调,没开。
37°的室外温度,裹这么严实,难为叶领队了。
“下去吃饭,叶领队。”
叶修不说话,拒绝合作。
张新杰推了推眼睛,走向床上的一团叶领队。
在手碰向床单准备掀起时,叶修却身子微抖,一声压抑的喘息带上微颤的尾音传入张新杰耳里。
而顺手掀开的被子里,叶修盘起的腿间,放着一颗蛋。

“不是吧老叶你这么厉害这蛋哪来的不会真是你生的吧?那可就太刺激了哎话说这是普通的蛋吗是不是可以吃……”
叶修继续用被单裹着自己,露出无力的笑。
“也有可能是你生的……唔嗯……”
在国家队奇诧的目光下,叶修从被单里又掏出一颗黄色外壳的蛋。
黄少天小心翼翼去触碰新出生那颗蛋。
没想到,新蛋旧蛋一同裂了。
两只和叶修有着同样嘲讽脸的迷你版叶小修爬了出来。
一只戴着眼镜,意外严谨。将蛋壳又按照角度重新拼在一起。
另一只大大咧咧,刚出生就要往叶修身上爬,精力充沛的黄头发,结果被黄少天爆了手速快速拦下。
看到这一幕,喻文州试探性的将手搁到叶修发顶。
一声勾人的喘息又是一颗蛋。
喻文州捧着一颗带有鱼纹饰的蛋,轻轻抚摸。
蛋裂了。
一张叶修的脸,却眉眼弯弯的叶小修出来了。
亲昵地蹭了蹭喻文州的手指。
喻文州笑着举起第三号叶小修对床上一团叶修说。
“前辈,我们的孩子。”
这一刻,按兵不动的王杰希和隔岸观火的张佳乐迅速靠拢。
周泽楷头上的呆毛迅速笔直竖起,眼睛里透着渴望。
“前辈……想要!”
“别想!”

那一晚上,叶修喘了一次又一次,国家队的汉子们,则抱着一颗颗蛋围在叶修身边。
天亮了,叶修睡着了。

再次醒来,叶修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摸了把冷汗,真可怕的噩梦。
当他打算起来泡点泡面吃时,一眼暼到了那条绿箭。
他打了个寒颤。
没想到虚掩的房门被一下撞开,一堆堆叶小修翻滚而来。
“麻麻要喝奶奶!”

叶修说:“这大概是个假糖。”

评论(7)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