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当一个不搞事情的产文机器吧

《A49号本丸》2


《A49号本丸》
*刀x主
*文风不定

2.坑队友前审

灵力如海潮夜起,翻涌间就将昔日前人所残留的肮脏与罪恶洗刷干净,勃发的生命力细密地渗入本丸的每一寸角落,唤醒了春日樱与如烟柳,往日肮脏的本丸焕然一新。
当然,也唤醒了沉睡在本丸角落里的刀剑付丧神们。

此时,和室里的鹤丸国永怔愣地望着窗外胜似烟霞的妍花繁柳,嘴里喃喃道。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

三日月宗近的俊美不逊往日,时光在他身上的沉淀,更让他多了一分旁人难有的神秘与魅力,天下五剑最美的容颜低头轻笑,眸中新月微光潋滟。
即使身上的狩衣残破,也难挡其风采,落魄的贵公子也同样令人心生罪恶。
他抬手,将细碎的发拢至耳后,面对同样眼带疑惑或戒备的伙伴,他起身轻笑。
“新来了审神者,又怎能不去觐见呢?”

一只手却将他按住,抬眼望去,身材高大的御神刀面色淡然,却直接抬步走出和室。
“让我去吧。”

望着太郎太刀远去的背影,三日月笑容不减,低头敛眉间琐碎的金色流苏掩住了眼中那抹暗色。
当初,第一任审神者格外喜欢他这张脸。
也是这张脸,才让他免于被那个人最后的疯狂所投入刀解池。

一期一振与江雪左文字皆领着自己弟弟们跪坐一旁,面对此刻本丸的新变化,不发一言。
莺丸面带疲惫地屈起食指轻叩桌面,虽是对未知的厌恶却仍抱着着一丝期待。
但无论是谁,内心都有这样的想法。

“希望,一切都会变好吧。”

被人念叨的小少年此刻正躲在居室吃着没有料包的小浣熊干脆面。
天知道他找了半天才发现,虽然居所里有小厨房,但是没有食材的绝望。
不得不啃起廉价干粮,令人难过。

在他设想中,本来是有味增汤寿司和果子小茶点等等美食围绕他。
没想到最后救了他的胃的还是中国制造。

然而更让他难过的是,桌子上那一摞厚到能把人埋起来的纸质文件。
请不要以为一个暗堕本丸没有公务的好吗?
小少年随手一翻,从审神者集会参会材料到时之政府地图推进记录总结再到暗堕本丸独有的刀剑行为记录册都是一片空白。
谁写?
哦,没有压切长谷部,那就是小少年需要亲历亲为的意思了。

逃过了高考走上了包分配的跨国企业道路。
逃不过的依旧是惨死桌前的劳碌命。

今天的A49号本丸审神者非常难过地吃着干脆面。

高大的刀剑付丧神站定在居室的纸拉门前,高举本体刀,半伏跪在门前。
御神刀低下了头颅,这是他唯一剩余的尊严。
来自御神刀的臣服。
他不比三日月宗进阅历深厚,不比鹤丸国永善于揣摩人心。
但他还是来了。

“太郎太刀,前来拜问审神者。”

略带冷清的男音自门外传来,惊得小少年慌忙把小浣熊塞到抽屉里,快速整理嘴边残渣,顺手扯过文件堆里的一件摊开装作好学的样子。

太郎太刀进门时,便看到的是这样一个场景。
还算年幼的少年尽力绷直腰背端坐着, 未长开的脸还带着稚气, 眉目间是故作成熟的肃穆。

但当他的目光落到审神者手下的书册时,却僵住了拜伏的动作,眼下一抹厌恶抗拒的情绪略过。原来放下的心防再次竖起,他看向审神者的目光也略带戒备。

果然吗?无论是那个恶心的中年男人,还是这个装作正经的审神者,内心都是将刀剑看做抒发罪恶的工具。

呵,人类。

暗色翻涌,遮掩了亮金的瞳孔,他一言不发地臣服跪拜,却抑制不住内心咆哮地杀意。

拔刀啊,人类的咽喉如此脆弱,刀刃所接触温热的鲜血是对刀最好的赞美。

哪有刀不沾鲜血?
是啊……

小少年看着面前高大的刀剑男士的目光投射处,也偷偷瞄了眼刚拽下来的文件。

此刻他内心千万种言语汇成一句和谐。
眼睛被刺的疼。

摊开的书页夹着两张相片。
草绿色长发,身着运动服的付丧神被摆成不堪入目的动作,旁边还配有文字说明时间地点。

看着那红绳缚在身上就觉着疼。

他作为新世纪社会主义光辉下成长的纯洁似黄纸的少年。
一点都不想知道接下来记载的东西都是些什么。

上届审神者个坑队友的。

本来想刷好感度的小少年,看着面前太郎太刀此刻恭敬肃穆的神情万分伤感,他从接到那封信开始,就没一步是走对的。

他瘫着脸,扯过那本罪恶的本子,一把扔进垃圾筐。

“咚!”
沉重的声音惊得付丧神抬头,却只看见逆光下审神者的神情深不可测,面上看不出喜怒,那本承载着他们满满的耻辱与罪恶的黑色记录本,却被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摔进垃圾筐。

“我不管过去,以后是以后的事情。”

太郎太刀迅速低下头,眼中翻涌的黑雾霎时褪去,又是清冷的神刀模样,只有他知道自己刚刚所触碰的罪恶边缘。
原来他,也沾上了污秽吗?

半晌后,小少年才听到略带沙哑的男音响起。

“是……谨尊主命。”

待太郎太刀退出门外,小少年才松了口气,他面对陌生人时不由自主的紧张与面瘫刚刚又发作了。
事实上他刚刚只是想问问太郎太刀本丸的现况和唠家常。
然而,说出去的话和嫁出去的姑娘都是泼出去的水。

他十分难过,于是掏出了小浣熊继续吃。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

幸亏当年签订的是两年一续的合约,活过这两年就是小少年最大的理想。

——————————————————
恶搞小片段:
太郎太刀莫名奇妙地在看见审神者第一眼就变成了本体。

后来无论是谁来,见到审神者都无法拥有人身。

从此审神者被冠上心机审的称呼。
后来才知道。

审神者来自华夏,而华夏的规矩是:建国后不允许成精。
刀子精们非法成精是敌不过社会主义的光辉的!

评论(5)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