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我在灰烬中等你。

《A49号本丸》4

《A49号本丸》4
*刀x主
*文风不定
4.看似美好的养老

那日付丧神们自新审神者来后的第一场的讨论会,终是以不欢而散为结局而告终。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经讨论会后,自此本丸分成三派,各自持有对待审神者的意见与态度。

本丸前路艰辛啊,来自华夏的十六岁的小少年却丝毫不知这一切,吃得饱睡得香。

心里不放事,天塌下来都不慌,就说的正在被窝里昏天地暗睡的某少年。

出阵内番皆由付丧神自行安排,除了需要手入时会有面容冷淡的刀剑付丧神带他前往手入室时有所接触以外,他再未和付丧神们有任何交流与接触。
三餐都是自己在小厨房做,通知要求会贴在门外的告示板上,除了灵力的提供,小少年完全被架空权利,成为这座本丸可有可无的存在。

这已经算是欺主辱主了吧?相当于变相软禁的冷暴力做法,换作其他审神者,肯定毫不留情直接向时之政府举报,要求清肃本丸,离任要求赔偿。

然而小少年他画风清奇啊,即使他清楚自己只不过是在被刀剑付丧神利用,成为本丸运作的灵力提供机器,他也不恼不慌。

准确来说,他对与人际关系的处理,向来是属于逃避那一派。
逃避虽可耻,但是它有用啊!

宅男小少年,从华夏宅到了本丸,本就懒得出门的他,越发喜爱上这种提前养老的生活。
喝茶逗鸟听曲,偶尔觉得怠惰了还能写点公务来勉励一下自己,有时蹲在电脑前逛审神者论坛一逛就能笑一天。

“818那个本丸不披被被的被被。”

“惊天秘闻!原来鸣狐的面具之下竟然……”

“粟田口偶像组合又出新歌,详情请点击xxxx……”

完了,审神者废了。
一个年纪轻轻,正处于最朝气蓬勃的年龄,拥有跨国公务员的光明前途的社会主义接班人被资本主义家的安稳享乐给腐蚀了。

他已经沉溺进“本丸的刀剑付丧神真懂事,从不给我添麻烦,是最乖的下属及合租人”的错觉中,难以清醒。

但无论是刀剑男士们,还是审神者,都对这样的生活表示非常满意,各自生活,互不干扰。

诡异的气氛下,本丸陷入了少有的和谐。

正值新樱褪去,飘飞雨丝下,水意雾蒙蒙胧在本丸间,天地都是黯青色,湿润又迷离。

小少年推开窗,任由雨丝随风飘进室内,趴在窗沿狠狠地吸进一口略带雨腥味的雨中气息,一向淡漠面无表情的脸上也显出一分笑意。

这样清新的空气,在华夏的都市里,真的太少见了。
讲究养生的小少年此刻心中畅意无比,闭眼伏在窗沿,接受身心的洗礼。

不远处,戴蓑笠手持耕具的数珠丸恒次,似是感应到什么一样,停下手中的动作。
隔着雨幕遥遥望去,面容乖巧的少年合眼伏睡在窗沿,几缕碎发贴在脸侧。
眉目间隐露着是自心中溢出的安宁与祥静。
天地间,唯余雨声。
那一刹,数珠丸呼吸都放轻了,怕是这如梦似幻的画面似是水月镜花,稍有大意便消纵难寻。

许久,数珠丸才闭目合掌呢喃。

“佛在山水,亦留心间……”

小少年面前的窗被一只手轻轻从上方推着合拢了点。
沉睡着的少年不知梦到些什么,唇边漾起满足的笑意。

加州清光坐在房顶上,遥遥望去烟水渺茫,似是眼中落满山水千重,又似没有看见什么景物。

忽地,他似是想起什么,轻笑出声,又懊恼地起身离去,仅留下一句轻似雨落的言语。

“……才不是关心你”

第二日,虽是有着某不知名付丧神帮忙拢的窗,十六岁身强力壮的小少年还是没有逃过感冒的行列。

小少年身穿小熊猫睡衣,一边裹在被子里,一边用重重地鼻音试图向他母上大人表示他已经是个成熟的孩子。

“妈,真没事儿,小感冒,别别别……真不用寄,哪有跨国送感冒药的,哎!别啊,我在这过的挺好的,你别听我爸旁边嘟囔!这儿同事挺好的,没欺负我……

成熟的少年一手按压着太阳穴,一边奋力挣扎,最后挂下电话时,少年早已失去全部的气力,像一条刚装盘的咸鱼一样了无生气。

“我有预感,这只是个开始。”

少年的预感一向不灵,但这次,却出奇的灵验。

上天总是这样,你想要安稳,他偏不给你 少年安稳的本丸养老,随着这通像是一切琐事的开关般的电话,如过境风暴般袭来。

与此同时,一封来自时政的文件,无声无息地显影在本丸的公告栏上。

“第一百四十次抽调本丸审查活动正式开启”

本丸所有刀剑男士,前所未有地全员到齐,围在公告栏旁,神情严肃。

本丸抽调,是时之政府自成立以来一直举行的审查活动。
在以往的日子里,在没有发生那件事情以前,A49号本丸作为普通本丸一直没有被抽调过。

但此次情况不同,成为暗堕本丸的A49号本丸已被列入重点抽查对象。此次抽查关乎本丸内刀剑付丧神们的去留,以及本丸万屋限制权限。

付丧神们眼神交汇,最终合成同一个信息。

必须拿到C级以上审调,才能恢复普通本丸级别!

—————————————————
小剧场:
加州清光看向沉睡的少年,眼中略过一丝担忧。
他轻轻抬手,扶上了窗框。

“砰!”

小少年的脸被一股巨力袭击,硬生生被拍醒。

加州清光站在屋顶上伴随一声破音的怒吼,飞速逃离,绯红的耳尖彰显他的羞愧。
哎呀,力道重了。

第二天脸部青紫还感冒的小少年哭声悲呛地拨打了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电话。

评论(5)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