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当一个不搞事情的产文机器吧

《A49号本丸》5

《A49号本丸》5
*刀x主
*文风不定

5.相见未必欢

本丸审查活动。
当你点开时之政府的官方网站,在对于本丸的审查与管理分栏中可以发现这个活动的有关介绍。
这是一个不发小判也不放稀有刀的官方活动,不可以氪金,不可以走后门求特权。
但是可以却一把撸下犯下罪行的审神者们至高无上的地位和光辉的头衔,让其下半生坐穿牢底以悔过自新。

初期时之政府建立时,在相对独立性较强的各个本丸中,审神者俨然成为了土皇帝。
只要完成了时之政府给予的出阵任务,时之政府便不再多问。

人心是多变的,原本纯善的征讨历史修正主义者的队列中,出现了不和谐的人群。
他们或家里权财滔天,或极会与上司同僚处好关系。
也有着平日在严谨有序的现实社会中无法实现的野心与欲念。

在这里,他们便是王。

在一批又一批刀剑暗堕后,时之政府终于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除却原有的每年召开的审神者大会以外,还多了多名审神者举报以及本丸审查等措施。

但同样,暗堕伤人以及试图神隐审神者的付丧神们,也会在本丸审查中毫不留情被统一推下刀解池回归本灵。

每年会对普通本丸进行抽审,会对暗堕后再有新主的本丸重点审查,以便及时控制。

重点审查的本丸若拿到C以下等级,无论审神者还是刀剑都会被带走接受审查教育。
但若是保持在C以上,就会逐渐开放权限,两年之后便恢复普通本丸资格。

而现在,对于A49号本丸里的付丧神们来说,最重要的便是通过今年的本丸审查,获得刀剑付丧神万屋开放权限。
万屋有的不仅是可供娱乐的东西,还有可以在关键时刻救他们一命的灵符及御守。

这是一场重要的战役,不仅是三日月,本丸所有的付丧神都默默捏紧拳头。

“必须成功!”

“所以,怎么做呢?”

略带哑意的声音轻忽飘渺,回荡在会议室中,惊的白烛焰火微曳,却出言直接利索,一针见血地指出重点。

正对本丸未来讨论的激烈高昂的声音像被按了暂停,尴尬又突兀地散去。
众人寻看。
在被众人忽视的暗角里,安静地端坐着一把刀,他身形纤弱,草绿色的头发高高扎起,却留着碍事的流海遮挡着艳丽的眼。

这是笑面青江。

一柄自前任审神者大人锻造而来就与宗三左文字承担了本丸寝当番常驻客的刀。
他自宗三替他投入刀解池后,再未开口说过一句话。
如今,再次开口,却惊得满堂无声。

众刀默然,但他们并非愚钝不知事,在场的每一把刀心中都无比清楚他们应该做些什么。
即使他们打心底抗拒。
但实际上,被利用的也始终是那位来自异乡的大人。
又有什么好去不甘呢?

三日月目光冷凝,一向妍丽的脸庞却前所未有的严肃与认真。
他抬手将耳畔细碎的发重新理好。直起腰身端坐于主位。
虽是不发一言,眼神却掠过在场的每一位刀剑付丧神。

“这一次,不管接受与不接受,必须做出行动了。”

他顿了顿,直直对上了房间最深处,粟田口中间,一期一振那双蜜色的眼。
“起码,要在本丸审查之前,保证他的人身安全。”

一期一振眼神晦涩不明,眼睫轻颤,敛目垂首,紧攒在手中的衣角早已褶皱遍布。

众人的目光皆落在这把皇家御物身上,在等待着。

蜜色眼眸中酿着醉世惑神的温柔,渐渐松开那片惨不忍睹的衣料,只是微颤的双手,隐着他内心的波涛海潮,一期一振抬首,直面三日月宗近,唇瓣微抖,溢出了那句回答。

“……是!”

这是一场所有人都知道的战役,而军帐中手持令牌的将领却已病的昏昏沉沉,对此一无所知。

审神者今日再次睡到日上三竿,阳光透过窗子照刺着小少年的眼,本就被感冒折腾到快至天明才迷迷糊糊睡去,身体不适,再有着外物干扰,他越发睡的不安稳,羽扇似的眼睫轻轻抖动,映衬着他眼底的青黑。
他哼唧着拱进锦被,换了个姿势继续梦中游历。
但春光尚好,窗外春莺早登枝头,伴着黄鹂歌声婉转动听。
自然的歌章众人赞美。
土包子•只想睡觉小少年只想说那是扰人清梦。

朦胧混沌中,小少年闭着眼意识半眯糊,感觉自己像是一棵树苗,被填进土坑中,一铲又一铲土挥扬上来,越陷越深……
  忽地一阵风吹来,他茫然地抬头看。
一排挺拔的小白杨栽种在一条马路的一侧,整整齐齐。
  再看自己,小少年的笑霎时凝固。
  老歪脖子树。
  真是鸡立鹤群,丑的如此有新意。
  几只鸟飞来立在他的枝上,用爪子扒拉出刺耳的声音。
他硬是从那些个鸟身上看出了嘲讽。

这时窗外的鸟鸣声音乘着早风丝缕送来,但在小少年耳中那便是十成十的挑衅。
他抬起自己的枝干试图将自己身上那些烦人的鸟驱逐遣散。

“咚!”

小少年触电般从榻上弹起,泪眼汪汪地捧着自己刚刚砸到矮桌的手。
他起床气发作,一脚踹向矮桌,这次他直接嗷了出来。

妈耶太疼了。
他嘶了几声,扬起头抽着鼻子,拼命眨巴眼睛才将眼中溢出来的泪水又生生忍了回去。

这次被折腾的一点睡意没有了。
少年索性穿着睡衣打着赤脚离开床榻,打着哈欠走向纸拉门。

随着与新鲜的空气阳光挤满了居室,还穿着毛绒睡衣、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还印着竹枕印、眼角泛红揉着眼的小少年迎来了与门外端庄乖巧坐一排的短刀们第一次会面。

少年呆愣愣放下手,望向了同样面露错愕的短刀们。

随即短刀们自惊诧中反应过来,脸上皆带着灿烂的笑,异口同声地对小少年发出了一波晨间问好。

“主公,早上好!”

小少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反身一把将纸拉门合上,又揉了揉眼睛拼命眨巴了几下。

他相信,一定是今天早上拉门的方式不对!

门外的短刀们,互相小声交流。

“刚刚审神者的耳尖是不是红了?”
乱压低声音与旁边的退咬耳朵。
“那个……嗯……我也看到了…”退抱着老虎,虽是声音轻小,却格外坚定地说。
“脸上还印着枕印呢……”
“身上的睡衣好可爱!”

门内的小少年却背抵着纸拉门,闭着眼做深呼吸。
几次后他平稳了自己的情绪,重新调整好自己,将最阳光的笑挂在自己的脸上,打算迎接自己养老的新的一天。

一拉开纸拉门,小少年笑容僵在脸上。
灿烂的阳光也挡不住,门外一排笑的更甜的小短裤。

“主公,早上好!”

他仿佛听见了养老生活一去不反的提示音。

小少年在门口彻底石化,灵魂随风逝去。

———————————————
小剧场:
一期一振:“审神者他心机重。”
三日月宗近:“审神者他稳重难以琢磨。”
太郎太刀:“审神者实力强大且御下有方,是很严厉的主公。”

小短刀们拿起小本本一一记录下来。
第二日他们早早等待在门前,敲门却并未听到回应。
他们心下一沉,下马威啊……

药研一把按住冲动的今剑,摇头示意必须等下去。
日光越来越大,他们才听见门内传来不小的动静。
此刻他们每个人都十分紧张,甚至已经想象出审神者正在找鞭子等刑具。

他们颤着身子,尽量让自己脸上的笑容自然可亲。

不远处的一期一振,捏着刀鞘的手青筋直迸。

随着纸拉门被拉开,短刀们深吸一口气抬头望向了这个神秘的新审神者。

嗯???

是不是哪里不对??
这个穿着熊猫睡衣的可爱少年是不是走错频道了???

躲在最后的厚偷偷翻开小本本,一遍遍对照。

啧,那帮人侦查是真的差啊。

——————————————题外话
今天更的有点晚,谢谢之前大家的评论与喜欢。
这儿有点轻微社恐,想了很久,看着那些评论其实内心很开心,但是只说谢谢又感觉表达不出想要说的话!
所以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回复那些可爱的小伙伴们以表达自己的感谢。
所以在这里,楼观很认真很认真感谢每一个看文的大家,谢谢每一个愿意给这篇文点赞的读者,谢谢每一个肯留下评论的人,你们都是最可爱的天使!
最后,我很喜欢很喜欢你们的!(小声叨叨)

评论(19)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