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我在灰烬中等你。

《A49号本丸》8

《A49号本丸》8
*刀x主
*文风不定

8.小少年你要控制住你自己啊

门外少年清光的烦恼无人理会,门内就突然改变画风成了育儿频道。

小少年被严严实实裹在被子里,好像一只即将下锅的春卷。

但即使这样,他依旧感觉很不舒服。
内心腾升的燥热连起燎原火势,从心头蔓延至全身,浮于皮肤的红肿发烫。
尤其是腰背处,酸软异常,似乎平日里他十分眷恋的被窝此刻也成了张着血盆大口的凶恶怪兽,嘴里喷出火热的气息。
无法安眠。

翻来覆去却总是不舒服,嗓子干痛到无法呼吸。

“若是有一杯温水就好了!”

意识朦胧间,他听见谁在耳边低喃,随即一只有力的手担着他的肩将他扶坐起来,他将浑身力道都懈了下来,将重心压在身后那只手上。
坚硬的物体触碰了他的唇。
小少年沿着轻斜的碗边试探地伸出舌尖试试温度。
温度正好合适,他还没来的及张口就往嘴里灌时,一股苦涩又令人作呕的气味在他舌尖炸开,直冲大脑。

太苦了!

身后那只手牢牢按住他的肩,避免他左右扭动挣扎,可小少年拼命挣扎想要躺平在被窝里,说什么都不配合。

歌仙兼定看着臂弯里拒绝喝药的审神者大人哭笑不得。
他连忙将手中瓷碗放下,怕小少年不经意间一把打翻熬了两个小时的药。

“大人,先把药喝了再睡。”
他替烧的脸颊通红的小少年理了理被汗水濡湿的碎发,轻声劝道。

小少年浮肿的眼眯起一道缝,打量着这位紫色头发的付丧神,认真地想了五秒。

“不!”

歌仙兼定看着小少年不配合的姿态,心中暗叹。
又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端起白瓷碗,在审神者的视角内,就着碗边抿了一口药汤,再将碗捧到小少年嘴边。

小少年烧的迷迷糊糊,看着歌仙兼定半天才明白他的意思,却仍是将头扭到一边。

这下歌仙兼定有点焦躁了,若是小少年害怕自己下毒害他,刚刚自己的动作不也应该让他安心喝药吗?

还是不放心?

“大人,这碗药里没有下毒。”

小少年闻言,慢慢将头转过来,细细盯着眼前跪坐的付丧神及其手中捧住的药碗。

半晌后才低垂眼帘,略带羞涩地轻轻说道。
“苦。”

歌仙兼定愣住了,似是没听清他说了些什么。
但臂弯中面上隐隐带着委屈神色的小少年,告诉他真的不是幻觉。

少年扯着他的袖子,眯着浮肿的眼抬头望着他。
“能不能不喝药?”

歌仙兼定反射性地板起脸,格外严肃。
他将手中的碗再次递到小少年嘴边,小少年眼里似是洇着泪,但还是抱起碗,一口干掉了味道诡异的汤汁。

于是一只白嫩的皱皮包子出现了,嘴里奇怪的味道让他快疯了,他端起歌仙兼定准备好的温水就往嘴里倒。

在他将自己自由地抛向被窝时,难得在病中清醒的少年暗下决心。

“再感冒,我就是狗!”

歌仙兼定替审神者掖好被角出来后,不禁扶着树抹了把汗。

“原来喂药是如此费劲的事啊……”
他舒了口气,喃喃低语道。

在经过粟田口部屋时,随着房里传来的短刀们说话时稚幼的声音,他突然想到了刚刚少年皱起的五官。
他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走向粟田口部屋……

值得歌仙高兴的是,在之后喂药过程中,审神者再也没有像这次一样难伺候了。

但当小少年退烧后,裹着被子的审神者面带微笑地发现本丸所有人都知道:“审神者大人和小孩子一样害怕喝中药”时,心里只想骂mmp!

他抱着手机有些委屈地暗想,那不是病糊涂了嘛,其他时候他其实不怎么怕苦的……

正在暗自嘟囔呢,门外歌仙兼定就轻轻扣了扣门。
随即,恭谦温和的声音响起。
“大人,该服药了。”

小少年面色一变,想起在味蕾上炸开的诡异味道。
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承认了他怕苦的事实。

“那种草药水是真的苦,不怪我。”
他试图为自己辩解一下,最终在糖块与面子的单向选择的面前,向糖块大佬屈服了。

“审神者呐,可真是小孩子啊……”
不远处同莺丸品茶观花的三日月宗近笑容淡雅。

——————————————————
小剧场:
歌仙:“大人?请把药喝了。”
小少年(小声嘟囔):“*******”
歌仙(凑近去听):“什么?请大声一点”
小少年(直接放开嗓门吼):“妈!我不要喝药!我要吃红烧肉!红烧肉!”
歌仙(面带微笑揉耳朵,咬牙切齿)“没有红烧肉,只有草药汤。”

————————————————
题外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差点把三日月打成骚     _日月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嗯!我反省了一下!确实应该粗长一点……
那就从下次开始,尽力更的长长长长长一点吧!

评论(7)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