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人生啊就是一场磨练。

与妻书

雨雾朦胧,河畔柳枝舞未歇,木桥清水,向东流。

  暮春时节,看尽春花烂漫,芳香缭绕,不敌她,这等风华。

  转身没入人海之中,无迹可寻。

  紫罗绢帕,玉镯素裙,忆昔年,赤足拾纸鸢。

  “谁家有女,如此佳人”

  烟雨娘子,倾城倾心,惟愿与她生死相依。

  那年她挽起青丝,入我家门。

  精致妆容,嫁衣似火,红妆十里,柳絮漫天。

  结发为夫妻,白首不相离。

  还愿。

  盛夏寒冬,恩爱不疑

  挽臂相伴,风雨共历

  那年,她病容憔悴,身形单薄,不堪病痛折磨。

  春风带寒,她自此,长眠地下。

  早春三月,杜鹃啼血,心悸未止。

  轩窗落叶忆流年,楼台纸鸢不复还。

  空笑痴人愿,执念旧时缘。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时所手植,今已亭亭如盖矣。

  生有时,死有时,爱有时,恨有时。

  过了奈何桥望菩提,空守一世回忆。

  不如就此饮下孟婆汤,洗净尘世纷扰。

  说今生

  道来世

  今生有缘 今生尽。

  来世无缘 莫强求。

  只盼她,一世安康。

  隔世的灯火几阑珊,

  谁在踏月翩然,

  又是谁站在小河畔,

  回首看不穿。

  明月夜,烛未尽,露骨风凉。

  回头望,而卿已不复之在。

  莫忘。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