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人生啊就是一场磨练。

巧合(花吐)点梗所作。

                     巧合(花吐症)
佛爷视角
HE
启副,其余人物打酱油穿插。
私设有,副官表字为家卿。
最近这个梗几乎谁写谁被骂,但是这个梗是我最喜欢的一位小粉丝点的,所以无论怎么样,我会写下去。是夸是骂我无所谓,圈小不怕。别去拿我和各位大大比,我也知道我比不上他们,也不想去招黑。我看老九门时可没想和任何人吵,我只想写点东西,我喜欢启副,而不是来这里吵架,写作,其实拿个本子,拿个纸片就能写,写的好与不好,已然不重要了。同好难找,冤家易结。这世上持有不同意见人多了,我也保留我的看法。规矩我还是会遵守,但难听的话我也不会忘。写出来你喜欢看就看,不喜欢看我也不可能逼着你说喜欢,就这样。
                         正文
张启山觉得这周里副官的状态很不对劲。
平日里多爱笑的人现在一下变得沉默寡言,好像还心事重重,连人也消瘦了不少。
自从他从杭州回来后,副官就开始病了,不停咳嗽。自己准了他一天假去看病,回来时,副官就开始神情恍惚。
  他心里生疑,莫非这病有什么问题?这么多年他对副官还是看的比任何人都重要,他也不知道自己对副官的控制欲越来越强是怎么回事。
  他私下去找副官去看病那个医馆,里面大夫支支吾吾的说没有事情。
  这就奇怪了。
  副官的病断断续续,咳嗽,恶心呕吐。
  听大夫说只是普通的风寒,但副官的所作所为再度引起了他的注意。
  副官撑着病体开始手把手教徒弟了,好像在做交接工作,莫名的,就让张启山感到一阵心慌。
  那天自己终于是忍不住了,把他叫来书房去去问他,他说。
  “我的病不好,就没有办法保证您的安全,总要有个替代我的人,可以有很多的张副官,但只能有一个佛爷!”
  张日山他到底要干什么!
  自己吩咐厨房多做些补身子的膳食,端去给副官,可副官的消瘦还是挡不住。
  那日偶然路过副官的房间,里面空无一人,地上散落着一些芍药的花瓣。
  这里怎么会有花?副官本不喜花鸟等物,而且最近副官身体这样,怎么会有姑娘送他?
    除非……
    张启山立刻吩咐人去查。
  可结果也不是那样,副官也没有什么青梅竹马,更不会像二爷那样为情伤身拿花睹物思人。
  那那些花是怎么来的?
  张启山心里存下疑惑。
  眼看副官的病越来越严重,各种事情都交给他教出来的那个小伙子干。
  可张启山知道,跟了自己十几年的人了,他怎么比得上!
  他看着心里也着急,连这处理公务也没有往日的冷静,吹毛求疵训斥下属的事情常有。
  副官他到底怎么了!
  他讨厌这种感觉,事情超出自己的控制,就好像当年在集中营里一样,显的自己在所谓命运面前弱小不堪。
  佛爷偷偷拿走一些副官房里的芍药花瓣,前往九爷处询问。
  “这花你是从哪里来的?”号称天下第一聪明的解九爷果真知道些什么。
  “是从副官房内的”看着带血丝的花,张启山越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张启山将副官得病到现在的事情给九爷讲了。
  九爷默默听着,没有说话。
  “老九,你倒是说啊,副官他到底怎么了!”
  解九叹了口气,直摇头:“副官……副官他也是个痴情种子啊!”
  他起身,将佛爷带到书房,拿出一本古籍,递给佛爷。
  “相思情深终做结,情深不寿亦是此理,解铃还需系铃人,若是寻不到他心动之人……还是……还是请佛爷早日为他安排后事吧!”
  “花吐症,痴情之病。花瓣为痴情人之相思与情义,常年堆积于心,才由此吐露。须为病者心中人其吻可解,解后吐出完整花才可痊愈,不若则吐染血花瓣致死,似杜鹃啼血身亡,尽断相思。”
  张启山目光死盯着书上的字,放下书,极为失礼的离开了。
  解九没有说话,将那古籍收好。
  造化因果,还是要他们两人去做,旁人的话,也只是提点罢了。
  究竟是谁?谁能让那个少年相思至此,却又不敢表明心意?
  张启山心里乱糟糟的,有着怒火,有着不解,还有着怜惜。
  为什么要这么折辱他!
  那个少年的一切,很有可能再也看不到,他的心里被一种名为恐惧不舍的情绪笼罩。
  哪怕当年集中营逃出,都没有过。
  身旁也不是没有兄弟去世,他发现,自己对副官的感情,可能超出自己的预料。
  可是,晚了,那个少年有了自己心仪的人,会为她病死。
  他将那丝苦涩的心情收好,又是那个铁面军官。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那个让他动心的人,我要他活着!这比一切都重要……哪怕……哪怕他的身边不会有自己。
  爱之,离之。
  冲进副官房内,看着副官不停的呕吐,到处都是带血色的花瓣,虚弱至此的他,宁愿一个人承受这样的痛苦,也不说吗?
  “到底是谁!”张启山抓住副官的肩膀,急切的询问答案。
  副官愣住了,但随即低下头,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没有谁”
  看着还在隐瞒的副官,张启山心里又急又气。
  “张日山,你必须给我说!”
  副官看着地上,笑了起来。
那笑声,悲凉中夹杂着绝望 。
  “没有谁,一直都没有谁,就是您,就是您啊,佛爷,我爱您!”
  最后几声已然带上哭腔,那一声,好似最后的遗言告白震住了张启山。
  原来,他爱的,一直是自己。
  不知少年心事十几年,天天在暗恋人身边做事,却求之不得,不管是地位还是情感,都不准他将思念诉说。
  所以,他宁愿自己一个人将秘密带进棺材。
  张启山狠狠吻了上去。
  傻瓜,爱这种事情,你不说,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幸好,最后我没错过你。
  副官一把推开张启山,吐出一朵完整的芍药。
  副官一手捂眼,转过头去,带着哽咽的声音响起。
  “佛爷,您不用为了下官的命做到这一步!”
  “张日山!”
  副官静静等着张启山下面的话,心如死灰。
  “陪在我身边!”
  “下官会一直为您服务!”
   “我说的是让你以我伴侣的身份,陪我一辈子!”张启山急忙补充“好吗?”
  副官看着佛爷,泪再也止不住了。
  张启山将副官抱在怀里,那个少年依偎着他,无声的哭泣,泪水染湿了衣襟。
  “家卿,别哭了,我在你身边,不用怕了,我……爱你!”
  因为珍重,才不敢轻易言爱,但已经没有比我爱你,更能表达我的心情的话语。
  泪水却越发汹涌。
  十几年的爱恋,终于得到了结果,幸好我们,没有错过彼此。
  芍药花语:情有所钟。
  世间万千,我只喜欢你。

评论(24)

热度(131)

  1. 干物茄清棠楼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