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人生啊就是一场磨练。

[启副]欺负

崇风:

绝对是一颗糖啊~
因为小副官的大名太跳戏了,所以用本名张铭恩好了😂


说起这佛爷的副官,那笔挺的身段那白嫩脸蛋整个长沙城也是排的上号的,行事雷厉风行颇有佛爷的风范,毕竟是佛爷带出来的兵。性格虽然不至于活泼可爱但也决不是面瘫板脸,心里打小算盘时,漂亮的眼睛会眯起来活像只狡猾的小狐狸,和八爷斗嘴是也是露着兔牙笑的得以又可爱……可偏偏这小副官不会撒娇啊。


在副官还仅仅是副官的时候,当然不会也不敢和佛爷撒娇讨价还价,可这已经是副官兼张府夫人了依旧佛爷说什么就是什么从不推拉半分。照常被小副官嘴炮的齐八爷说来,听话不好吗?难道你想你一说话他就开口噎你吗?!
可张大佛爷此时只想说,恩!他就是想看看小副官不满不高兴和他撒娇!


心里有了这想法,那离实践也不远了,张大佛爷最近开始有意无意地黑脸挑刺儿作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正值长沙最热的日子,太阳火辣地让人心生烦躁,小副官站在桌边筛公文,重要的就拿给张启山,不重要的就自己处理了,办公室里放着许多冰块凉快得很,张启山看烦了公文干脆大大咧咧盯着埋头工作的小副官看。副官感受到佛爷那比太阳还热辣的视线,终于舍得从一堆公文中抬起头看了他佛爷一眼,”佛爷,有什么吩咐吗?”
“没。”张启山干咳两声,看向窗外,盯着被太阳烤的热气蒸腾的地面,心生一计。
“副官啊,最近有去军营看看吗?前段时间到的那一批新兵操练了吗?”张启山心里打着小九九脸上一派正经不露痕迹。这事其实是不需要副官去的,但只要是副官该干的他一定会干好,张启山只能从不该他干的事上下手。
“属下……没有。”果然,小副官低下了头。
“那,下午你去看看操练一下。”这日子操练上午都能直接晒脱一层皮更别说下午了,根本不是人能待的。张启山这么说本就不是真的想让小副官出去受苦,不想去?那就撒撒娇啊!
可……佛爷下的命令,我们忠犬小副官怎么可能会拒绝,毫不犹豫地就应下了。张大佛爷内心一阵日狗,可这命令下了又不能马上收回来,想着大不了等差不多了再给人召回来就是了。


训练场上站着军姿的新兵一个个有苦不敢说,脚下的地烫的直透鞋底粘着脚心,让人站不稳,身上的训练服湿了又湿也每一个敢吭声的,副官身上穿着的正装可比他们热多了也和他们一起晒着太阳。这种天气说扛得住真的任谁听了都是嘴硬,军装里的衬衫早就被汗湿黏在身上,热气包裹在厚军装里透不出去闷得人发晕,可副官是佛爷带出来的兵呀怎么可能这么点苦就退缩,直直熬到太阳下山才结束操练。


无缘无故被派去做不该自己做的事,小副官没有不高兴;毒辣的太阳晒得头昏脑涨,小副官也没有不高兴;可当他回到家以后看见佛爷和尹新月俩人在凉爽的办公室里有说有笑,心里的火蹭就冒了起来,小副官使出了吃奶劲儿才把火气和委屈压下调整好面部表情进了办公室。
“佛爷。”委屈的小副官直接忽略了一边坐着的尹新月。
这举动张启山是开心得,觉得这样的小副官可爱死了,可他还没忘了自己的目的,赶紧给尹新月使了个眼色。尹新月接收到指示开口刁难,”怎么?张副官不欢迎我?”
当初尹新月在张启山和副官在一起之后便回了北平,这两天闲着没事做来找丫头玩,张启山听说了特地派人把她接了过来让她配合他逗逗小副官。
“副官!我就是这么教你待客之道的?”张启山也适时开口。张启山已经很久没这么和副官说过话了,这么可爱的小副官疼还来不及怎么舍得说他,所以听见张启山的责怪,小副官真的生气了。
“新月小姐。”副官生气的表现就是没有表现,低头问了尹新月好。


“佛爷,可要开饭?”一个下人进来通报。
“开饭吧开饭吧,我饿死了。”尹新月说着手就攀上了张启山的臂弯,照以前来说张启山一定是会避开的。可今天,要的就是不避开。看着两人的背影,小副官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委屈的鼻头发酸。要是张启山现在回头看一眼,一定舍不得再继续下去了。


张启山和尹新月落座后,副官站在一旁不动。平常吃饭他都是和佛爷俩人在小桌吃的,今天坐在了大桌。
“副官,坐下呀。”张启山对他比了个手势。
“不用了,下人自然有下人吃饭的地方。”副官面无表情说完。
“闹什么脾气!坐下!”张启山其实是心疼了,他怎么听不出他的小副官生气了。
副官依旧站着不动,大有有种你今天架着我坐上饭桌,不然我是不会动的趋势。
“启山,副官不饿何必强迫他呢。”尹新月插话了,还往张启山碗里夹了些菜。
张启山对她点了点头,吃了起来。看着她俩你夹一筷子我夹一筷子,小副官眼睛红了一圈。
突然听见尹新月一声低叫,小副官抬眼看去,原来是筷子掉地上了。
“副官,给新月小姐拿双新的筷子。”张启山看也没看副官吩咐道。
小副官没动。
“副官!听不见我说话吗?!”张启山语气重了一些。
“不用不用,叫下人去拿就好。”尹新月对着外面吩咐了一声。
“副官,过来吃饭。”尹新月起身去拉站在一边的副官,小副官军姿笔挺站着不动。
张启山一把拍下筷子,一把抓过小副官的手压着他坐下,”吃饭!”把筷子塞进他手里。
张启山面上凶,心里想着,说话呀,只要撒个娇,他就马上还是那个疼爱小副官的佛爷。


小副官捏了捏筷子,闷头吃饭。不夹菜也不吃张启山夹给他的菜,只是闷头扒着饭。尹新月看着他这样有些不敢动了,试探性看了张启山一眼,”我们,是不是过分了?”
张启山对她摆摆手,尹新月赶紧离开现场。


张启山起身走到副官身边,叫了他一声,”铭恩。”
小副官依旧低头扒饭不理他,看着小副官头越埋越低张启山赶紧拉过他,果然,小副官眼睛通红,白净的小脸都是眼泪。张启山真的是心疼了,后悔了,怪自己过分了,明知道小副官就这个脾气还要逗他。
张启山身手去擦小副官脸上的眼泪,”不欺负你了,不欺负你了。”无奈眼泪越擦越多。
“对不起,铭恩,对不起。”张启山一把把小副官搂进怀里抚着后背安慰着。
“我……我不喜欢大桌子……我不知道该坐哪儿……”小副官埋着张启山怀里抽噎着说着。
“以后不坐大桌了,咱们都坐小桌好不好?”张启山这才反应过来,俩人还没在一起的时候副官从未上过大桌吃饭,发现了自己对副官的心意到俩人在一起,一直都是在小桌吃饭的。
“你……今天……好过分……”
“是,是我过分是我坏,不哭了好不好?”
“你知道外面有多热吗……我不怕热,可是我回来就……就看见……”小家伙委屈的话都讲不完整。
张启山知道他要说什么,”宝贝,宝贝,不说了,以后不会这样了。”
“今天……今天也没有我喜欢的菜……”浓浓的鼻音可见哭的有多厉害。
“谁说没有的,我已经让厨房做好了,这就让他们端去小桌,我们去小桌吃好不好?”
“你就是……欺负我听你话……”
“好了好了,不哭了,以后不会不欺负你了。”


小副官终于撒娇了,哭的一抽一抽地。这样的撒娇以后再也不要来了,太心疼了,张启山想着。

评论(9)

热度(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