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人生啊就是一场磨练。

副官的一天(七夕贺文)

                                副官的一天
  长沙的夏天与东北很大区别,哪怕入了秋,那秋老虎仍然追着人咬不张嘴。
  闷热!这是张日山对长沙夏日的评价。
  东北也热,但只须躲在阴凉处边消了热,但这里无论躲在哪里,都追着人热。
  “稍息!”“立正”
  他身穿厚重的军装,扣子系的严严的,一排直到脖颈处。皮带扎紧束住腰,在烈日下也绝不松懈。
  暑气自被太阳烘烤多日的大地蒸蒸升起,汗水自额头慢慢抚过眼睫,锁骨,落入衣领里不可言说之处。
  新兵们个个咬牙坚持,个别几个意志薄弱的看着张日山以身作则,站在最前面与他们一起迎着太阳站着,再也不敢抱怨什么了。
  太阳由东至西莲步轻移,热情也慢慢消退,一日的激情未有人理会反而厌恶,太阳索性躲在云层里回家生闷气去了。
  一天的训练至此结束,新兵们被练的苦不堪言,颇有种投胎重生之感,一听到解散,立刻拉帮结派搭伙的去澡堂子饭堂厕所。
  整齐的方阵迅速打乱撤离,还剩下正装的张日山停留。
  蝉还在声嘶力竭的鼓动翅膀唱歌,蔚蓝的天空变幻着泼上墨汁,一点点渲染。
  他抹了把汗,军装外套脱下后里面的白色衬衫早已被汗浸透,紧紧贴在身上,变成了透明的衣料,风一吹过,哪怕是热风,也带给了他一阵舒爽。
  虽是习惯站军姿,但今日的高温也多少让他有些吃不消。
  他把外衣搭在手臂上,带着今早带来的便装。向澡堂走去。
  澡堂子里热气腾腾,男人们正一边说着荤段子一边洗澡,比着大小互相调笑着,忽地看见今日带着他们晒太阳的副官,一个二个连肥皂都不知道怎么拿,有一个直接手滑将肥皂掉到了地上。
  “长官好!”
  张日山看着一个二个动作僵硬的新兵蛋子,不仅有些好笑。
  “洗你们的啊,我也是来洗澡的!”
  张日山光裸着身子,走了进来。
  将地上的肥皂捡起来递给刚刚手滑的人。
  “下次小心点!”
  他丝毫不知道,站在他身后的那些新兵看着他弯下腰的一瞬间脸立马爆红。
  副官也太……
  他们统一选择用凉水冲了一下,带着衣物就落荒而逃,而剩下的那个新兵也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快速冲洗就随大家出去了。
  副官看着跑出去的新兵们,有些奇怪,他们就这么怕自己?我又不是什么妖魔鬼怪的……
  跑出去的新兵们表示,他就是妖精啊!
  路过佛爷的书房与卧房时,发现里面灯已经灭了,他想了想,没有进去汇报今日的工作。
  想必佛爷,已经睡下了……
  他将洗净的军装放回自己卧房,打算去饭堂打些剩菜剩饭。
  “佛爷?”
  才一出门,便看见佛爷站在自己门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立刻站定敬礼,将今日工作汇报。
  “请佛爷责罚今日迟点汇报!”
  他低下头站在佛爷面前。
  张启山的目光落在他的脖颈处,眼神晦暗。
  张日山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佛爷下令,偷偷抬起头才发现佛爷正盯着自己的脖颈处。
  张启山慢慢走近他,手臂抬起。
  张日山脊背挺直,虽然不知道佛爷现在的动作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自己需要绝对服从。
  张启山慢慢替他系上风纪扣,后退了几步,盯着张日山半天,才出言。
  “走吧,给你留了绿豆汤。”
  张日山的脸一下红了起来,让佛爷帮自己系风纪扣……这……自己的表现岂不是让佛爷失望?和那些新兵一样……
  心里盘算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佛爷房中,一碗晶莹剔透的绿豆汤,两块桂花糕,摆在桌上。
  “坐下吃吧”
  张日山看着坐着桌边的张启山,有些惶恐。
  “佛爷,这不合规矩。”
  张启山不耐的摆了摆了手。
  “坐吧,在我这里别讲这么多规矩!”
  他只好坐下,放了些许冰糖的绿豆汤和桂花糕,虽然只吃了七分饱,但确实是十分消暑。
  待他全部吃完后才发现佛爷一直看着他,他立刻紧张的手足无措。
  张启山看着他笑了起来。
  却让他更加紧张。
  自己的吃相还算可以啊,应该没有沾上什么东西啊……
  他连忙站了起来,退在一边。
  “佛爷,天晚了,我先回……”
  “今日陪我睡吧!”
  张副官表示他刚刚是不是幻听了?
  他刚打算开口重新说,却被张启山一个眼神给吓的不敢言语。
  他在心里哀叹一声,却也只好答应了下来。
  佛爷看着裸身上床的张副官眼神不明。
  看着穿着睡衣的佛爷半天都没有动作,张日山这才反应过来,带着歉意的说着。
  “佛爷……对不起,属下平日习惯裸睡……”
  “无事!”
  张启山边说边把身上的睡衣脱下。
  “我也喜欢,裸睡有助于睡眠。”
  两个人睡一张床,不热么……
  当然热,不过只是张启山热,房间里的冰盆可是不止一个,这种热啊,来自心里。
  一夜好梦,或许一夜无眠。
  第二日,张日山醒来时发现,身后的佛爷正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腰,另一只手正在自己的胸上。
  让自己更尴尬的是因为早上男人的冲动原因,不仅他自己起立了,股沟处的小佛爷也精神的不得了。
  他轻轻起身,却还是惊醒了张启山。
  “早安”
  张启山看着赤裸的青年,收回自己的手,淡淡说着。
  张日山莫名脸红,也强作冷静的回道。
  “佛爷早安。”

评论(13)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