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人生啊就是一场磨练。

良人

                           良人
  “公子佳人多相配,连理比目原一对。军装戎马英雄胆,红妆绣帕美人心。好儿郎,娴熟女,永结同心红线系。”
  咿咿呀呀的戏子音,丝丝绵绵无断绝。
  是谁在唱?又是谁的喜事,会是他吗?
  露骨风凉,一夜天荒。
  日光一寸一寸,吞噬着黑暗,将墨黑的夜,洗尽沉默。
  他已经没有力气了,身上的伤渗透着绷带透着血丝,连呼吸都带着疼痛。
  张副官完成了任务,但是,他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他已经在这片林子中倚着这棵古树一夜,他不去管,身上的伤,他也不去猜,自己是否会孤身死在这里。
  没有人烟的林子,杂草丛生,墨绿的军装也沾上了血,带着伤的手,无力的搭在地上,被土地吮吸,成为了红土。
  离长沙城不远了,但是,自己真的走不回去了。
  看着那夜漫天的星,他想了很多,很多。
  他羡慕尹新月,可以和他毫无顾忌的说话。很想看看他对自己笑一次,可惜,不会有。
  他只会严肃的命令自己,不会改变。
  拼命做到最好,只希望他能注意到自己,这样就不会被别人轻易替代,这样就能陪在他身边。
  九年前,自己因为这样做,换回他的一句赞赏:“你不错!”
  从此成为了他的副官。
  他一直清楚自己的地位,从前是,现在也是,无论佛爷说什么,都是对的,下的命令都去完成,要求的全说好。
  从之前的仰慕到现在的龌龊心思,他一直没有改变。
  他不能像尹新月一样,因为他没有任何资本去这样做。
  死了也好。
  当九爷说着自己这种感情在国外是病的时候,他默默离去,接受了这次任务,尽管佛爷不赞同,说此行危险,但他并没有后退。
  这样死了,总比那样毫无作为还替佛爷抹黑好。
  他的呼吸越发急促,眼前的一切都笼罩上一层雾一样,好像在梦里。
  他恍惚见看见远处佛爷骑马而来,应该是幻想吧,这样也能最后看他一眼。
  他也会娶新月小姐吧,有着孩子们,纵使如佛也挡不住人间冷暖。
  这,都不是自己的。
  痴念。
  张副官慢慢闭上眼睛,梦里仿佛繁华盛景,有他。
---------------------------
  当他看见那个少年就那样倚着树干在他眼前闭上了眼,那一瞬间,仿佛天塌地灭。
  他总是那样疏离客气,做事有条不紊,不像二十四岁人的朝气。
  他知道这种感情不对,可他并不逃避,是我的,一定是我的!
  可就算这样,看着张日山疏离,也难免有些气馁。
  他希望副官能多多对自己展露不同的表情,于是一次次的试探,却换回一次次那人的退让。
  尹新月别有所求,她一心挂念的,却是他人。
  但他总是忍不住去逗弄那个青年。
  却不想如此结果。
  他不知道,青年对他是否有意。
  到如今,他只想他活。
  那一天,张府的人看着他们一向喜欢素洁且不喜他人触碰的张大佛爷抱着张副官疯了一样冲进门,去请医生。
  怀里的副官一身血污,脸色苍白。
  失血过多,伤势严重。
  但还是吊着一口气,医生拼尽全力,还是救回了他。
  张启山几日寸步不离,一直守着床上昏睡不醒的青年。
  回来吧,回来吧,我的家卿。
  他的手指慢慢抚摸过那人的眼鼻嘴,直至锁骨。
  张副官的眼睫颤了颤,慢慢睁开。
  看着面前的佛爷,他笑了起来。
  如果这是最后的梦,那就请让我说。
  “我爱你,张启山!”
  张副官说完后好久才发现自己不是在做梦,吓的慌了神。
  张启山直愣愣盯着床上苍白着脸色又恢复到以前疏离样子打算认错的副官,一把抱住他。
  “很巧,我也爱你!”
  两个人唇齿相依,卑微的暗恋与不可求,其实就差一步勇气。
 

评论(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