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人生啊就是一场磨练。

半步距离

                              半步距离 
  半步距离,不远,却再也无法靠近。
   想他张日山半生随他南征北战,墓下诡密乱世战火几度跌宕,命都是他的,倒也值得。
  这次佛爷担心的上海那边事情,也算是落定,虽说凶险,但还是赌赢了这把棋。
  踏着早日的霜,带着迫切的心情一路走来站在了那扇门前,却停住了推门的手。
  佛爷命硬,他不怕。若说死,乱世里谁都说不准明天是否还喘着气儿,他信佛爷,不信命。
   从小无父无母,全靠佛爷,才算有了个家,张家的训练虽苦,但为了能站在佛爷身旁,旁的,尽算作是考验。
  带着崇敬与忠诚,却不知何时演变为不可告人的肮脏情感,张日山!他紧握双拳,似是誓言,似是对自己的警告,绝不敢再多踏出半步。
  值得庆幸,还能活着回来。
  深呼一口气,慢慢松开了紧握的拳,调整好情绪的他轻轻推开了房门。
  半步距离站定,目光不由自主落到了那人的身上。
  还好能留一条命,可以再多看您一眼。
  有您的地方,就是我张日山的家。
  张启山揉了揉眉心,一夜的工作已是让他疲惫不堪,副官离开后,一些事情他必须亲历亲为。
  在天色一点点明亮时,灯光也显得黯淡,晃眼却看见一个军绿的身影,还是半步的距离,难怪他无所察觉,也不知他来了多久。熟悉的感觉让他放松了神经。
  纵使为这些堆积如山繁琐的文档劳心,他还是抬头看向了半步外的副官。
  “回来就好。”
  目光对上那一刹,张日山脑中一片空白,在这样的目光下,他所想所念仿佛无所遁形。
  心脏在叫嚣,把我献给他。
  他微微移开视线,又带上那无可挑剔的严谨。
  “是,佛爷。”
  不能再多,好像罂粟一般让人上瘾。
  抱着未整理的文件将门带上那一瞬间,目光遥落在又开始一天工作的张启山身上,就像刚刚什么也没发生过,时间回到了原点,又是半步距离。
  他顿了一下。
  “卡哒”轻轻一声,一扇门隔绝开两个世界。
  你是我的佛爷,却也是天下人的盖世英雄。
  就算是砒霜,我也甘之若饴。

偷懒会上瘾,拒绝偷懒从今天更文开始。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