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人生啊就是一场磨练。

头七

                                       头七
#每天负能量满满的简直没救了,再次来报社的倌儿#
  张日山死了,但他也活着。
  人死后,灵魂将会在世间飘荡七日,这是阎王准许完成未了的愿。
  那么他未了的愿是什么?
  是张启山。
 
  副官死在战场上的消息传来后,佛爷只是吩咐了句:“将尸首安葬好。”
  然后该如何,就如何。处理文件、军部应酬……只是身边少了一抹军绿的身影,少了那个笑着露出两颗兔牙的青年。
  丝毫不顾身后他人的指点。
  谁也不会知道,夜深的时候,他会从抽屉里掏出一把枪,一次次用心擦拭。
  陈皮红着眼,喘着粗气提着枪一路从打到张启山眼前,旁的人不敢拦,因为这时的陈皮,谁也拦不住。
   “张启山一个不是人的王八蛋,老子要你给他陪葬!”
  张启山任由陈皮拿枪抵住他的头,目光静静回望那只像恶狼的青年。
  他挥手避散了旁边戒备的亲兵,闭上了眼。
  陈皮死死盯着他,手慢慢扣动扳机。
  “砰!”
  最后一刻,陈皮还是将枪口对准了他身后的墙。
  张启山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丝避让,依旧闭着眼,面无表情任他作为。
  “张启山……为他陪葬,你还不配。脏了他轮回的路。”
  陈皮狠狠摔上了门,只是地板上,留下了他来不及擦的泪。
  那夜,一向与张日山不对盘的陈皮,抱着酒坛子,在墓地靠着他的碑喝了一宿。
  “张日山……这样一个人,怎值得你为他卖命至此?”
  张日山看见了。
  要说执念,恐怕就是未能再见佛爷一面,所以,他回来了。
  七天的时间会发生什么?
  他看见自己的遗体被安葬,那些人们为自己烧了成堆的纸钱和坟前不住的哭号。
  很快,哭号声止了,死了的人就死了,活着的人还要接着过日子,好像他的死去从未存在过。
  偶尔会有背后的流言蜚语,指责佛爷的狠心,替自己不值。
  茶余饭后又多了一桩可谈的事?张日山勉强扯起嘴角当做笑,但是他实在笑不出来。
  内心无喜无悲,又让他作何表情才算对得起他们说的那般不值不甘?
  他知道,佛爷不会忘了他。
  一向神佛不敬邪鬼不畏的佛爷,也会在他人不知的时候为他烧纸钱。
  没有那样夸张的哭号,他静静半跪在那里,火光摇曳映照着他的脸,带着一贯的严肃与虔诚,每一张他都要静静看着烧完,那杯酒洒下的瞬间,他分明看见,一向冷心冷情的佛爷,红了眼。
  是啊,他也是人。
  但他也是长沙城的守卫官,不允许有自己多余的感情,他的冷情,才能换回百姓的喜乐安康。
  风席卷着将纸灰扬起,张启山抬头望着纸灰纷扬的方向。
  虚空中,张启山的眼睛对上了张日山。
  两个人像多少次出生入死,远远对望,只是隔着阴阳,再也触碰不到彼此。
  最后一天的太阳,即将升起,光明挥洒着这座古老的城,却也是他在人间停留的最后时刻。
  张日山最后再看了一眼张启山庭院的方向,踏步走向虚空中,慢慢隐去身影。
  张启山望向远方的天空。
  “老八,副官他会看到吗?”
  齐铁嘴站在他身侧,也眺向远方,收去了往日那轻佻的模样,话语中,竟透着淡漠的悲凉。
  “也许吧。”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