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人生啊就是一场磨练。

荆绣

【红楼体小故事】
                           荆绣
“……谁曾想这人怎忽地发了痴 怔愣着捧着一方女儿家用的绢帕,死死盯着上面绣纹几簇细秀的紫荆……推他叫他,应声都不应,也不知是谁家姑娘这般鲁莽,让这巧丽物什落了这位痴爷的手……”
婆子理了理花白的鬓角,又忙着手里纳鞋底的活儿。
旁的扫使丫头杏红正清理着庭院上落叶遍地,闻言一帚子抽在婆子腿上,全不顾婆子那恼怒的神情。
“王妈子真是老糊涂了,恁地光亮着说胡话?府里就剩几位郎君姐儿啦,哪还有什么公子哥儿小姐贵女了,说出去惹人笑话。”
婆子斜睨了杏红一眼,便又垂下头继续手中的伙计,勾起的嘴角还透着几分刻薄。
“当心大太太撕烂侬这贱婢子的嘴!”
杏红干脆撂下笤帚,靠着树就叉起腰开骂。
“活吃白饭的老奴才,好意思论我长短?甚么大太太小姨娘,围屋里的哪还有什么女主子?真是发昏!”
没有女主子?
这婢子言语真是放肆,婆子放下手中的鞋底,抬眼却看见那扇雕着紫荆花儿的门,此刻正半悬着挂在框上。
这是……哪儿处?
瓷缸琉璃瓦全换了木桶青瓦,连那棵李子树也枯败落朽。
风起了。
婆子撸撸胳膊,紧了紧衣衫,转眼间庭院又是碎叶遍地。
怕是真像杏红说的犯了臆症?
恁大的府怎破败这模样?
那浸骨的寒意仍消不去。
她哆嗦着声音使唤着杏红,却没听见那聒噪的丫头应话。
“……杏红?”
只见粉衣丫鬟服正脏兮兮的挂在骷髅架上,执着一段朽木牢牢靠倚在柳树旁。
地上那张白底儿紫荆绢帕,正落在她眼前,光亮的似她看到过的时候一模一样。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