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人生啊就是一场磨练。

清烟净雪•初一

清烟净雪•初一

*此章预警:大梁新皇登位后两大冤案。
*想到哪里写到哪吧。
*或许会做个短篇集,也或许只是一个闲暇时的漫思。
*OOC到天际
无论怎样,祝大家看文愉快。

朝阳临近。
一缕微光晕透了积雪的云层,浓墨泼宣天穹,隐约可以见到这一晚倾尽凝雨的天将醒了。
越发薄了。只余美人轻俏的黑色面纱蒙罩在脸上,朦胧的看不真切,那双灵动的眼却钩
绕着人的心,又怕惊扰了佳人,只能满怀期待的看着,矜持的美人褪下面纱一刹的风姿。
近了,似是一柄利剑隔划开千重万军的围困,金色的光穿过最稀薄的地方,将新年第一抹祥瑞送予人间。
自那一方光亮天地向周遭蔓延着,直将漆黑的夜连同缠绵的雪云一尽驱逐,好个正月雪霁天晴。

巡视人间每处角落,吉祥的话语各家各户,百姓的笑语欢声震碎了奸权的禁锢。
年好光景。

红梅落雪还是雪落红梅早已分不清。枝上压着的净洁絮绵,地上覆着的谢落红瓣遥遥映着。
一柄梨木红梅伞半没在雪地中,远远望去,竟与这正月怒放的梅林,融入一景,难分难认。

这梅与林,也本当是一景。

这一觉睡的,可是烂沉香眠。
燃着檀香的室内,烛光早已灭息。
明黄的帐内,一袭白色中衣窝陷在锦丝蚕被里的梅宗主,正被揽在新皇的怀里一梦千秋。
一头青丝凌乱,有几缕紧贴着脸颊,也有的与身旁人一同交绵缠连。
梅长苏紧闭的眼帘颤了颤,带着水汽失焦的眼仁迷茫地打量着这陌生的床顶。
场景还是陌生的紧,但这盯着盯着,便觉得眼涩意懵。
还是困乏到睁不开眼,想着闭眼休憩一会儿缓神,不经意便又是一个梦境。
却不再是梅岭烈火灼心血漫江河的悲景。
似真似幻,记不清醒却难有的舒畅。
头一次,梅长苏对梦这种虚拟飘渺的东西心生好感。

等等!
不对啊!
梅长苏猛地睁开眼,坐直了身子,锦被顺着起身的急躁而滑下。
睡意被想起来的事情驱逐的一干二净。
他掀开帘帐,外面早已天光日亮,喜鹊早就立在窗沿上叽喳了。
天已经亮啦吗……
他眯着眼将视线重新投向床上。
一头水牛倒是睡得安稳。
梅长苏眉头紧皱,冰凉的手手顺着被边儿就往萧景琰的方向溜去……

“嘶!”
正睡得昏天地暗的新皇,被腰间的突然袭来的剧痛一下给揪回现实。
顶着凌乱的发他一下挺直了腰,圆瞪的牛眼里充斥的怒火,找寻着罪魁祸首,却看到皱眉看向他的先生瞬间就偃旗息鼓。
“小殊,怎么不多睡会儿?”
他一边揉着头侧一边要将被子往梅长苏肩上拢,却被梅长苏责问的眼神紧盯到浑身不自在。
他悻悻地收回搭在先生肩头的手,却还是不知自己做错了哪些事儿让先生犯这么大火气。
想起昨夜还是一同在梅树下相拥,怎么早上就成了这番光景?
他不知所措的看向先生,等待着一个被宣判罪过的错令。

“现在几时了?”
梅长苏沙哑着声音问道,虽说声音不大,可总算是从起床迷糊状态清醒过来的萧景琰,愣是能从平淡无波的话语清楚的感受到其中掩藏的怒意。
“辰时……”
“昏君!”

昏君?萧景琰一脸不可置信,瞪大了眼望向紧皱着眉头,绷抿着唇胸膛被气的一起一伏的梅长苏。
怎么大过年的正月里就骂人昏君?
饶是脾气再温顺如牛,这心中还是有了不可忽略的怒意。
梅长苏却一把将帘帐扯开,外面明媚的眼光直冲着萧景琰眼刺去,晃的他睁不开眼。

“你倒也清楚。”

说到这儿,萧景琰看看外面,愣了半天总算是反应过来,这是梅长苏给他的“罪证”。
怒意没了这笑意却怎么也掩不住。

现在看来,梅郎像极了早日里催着孩童上学堂的阿嬷。

他一把将怒火正旺的梅长苏按回床榻,制住他反抗的手脚,贴在他耳边吹着气儿逗弄着。

“今天可是过年,初一到初三不上朝。”
他满意的看到梅长苏惊愕的眼和随即因为羞恼漫上的红晕。
“先生如此聪明,也忘记了?”

眼看他的先生就当真要怒了,他赶忙躺下将梅长苏揽回怀中。,用被子将他裹了个严实
“再歇会儿,不碍事。”

江左梅郎一世英明毁于床榻。

再想想刚因为自己的误会无辜负伤的萧景琰,梅长苏还是略带愧疚的去触碰他腰间那处被掐青的於痕。

看着都疼。

“……对不起。”
等了半天,却没有听到任何回应,只有气声儿抽响着。
想来是真的糊涂了,要认真给他道个歉才行。

这样想着,他愧疚的收回放在萧景琰腰间的手
抬眼却看见萧景琰一脸隐忍还略带享受的表情。

“萧景琰!”

这次的皇上,便是当着听见动静开门端来洗漱用具的宫女们面前,被他的先生狠狠踹下床榻。

萧景琰狼狈的遮掩着举旗处,一边起身拿起目瞪口呆的宫女准备好的布巾擦脸。

哪个男人早上被摸腰不起反应?萧景琰此时却不敢与梅长苏争辩解释。
如果他不想面子丢了,里子也被扔出去的话。

下午,关于皇上床上惹恼了苏先生被踹下床的流言就漫天飞。
关于流言,有两个版本,一是皇上折腾的苏先生恼了,二便是皇上他不行,被苏先生嫌弃了。

第一种自是被太后记挂在心中,想着明日请安时要好好教训一下景琰,明知小殊身体不好还敢玩的如此孟浪

第二种,则被各大臣子包括爱凑热闹的蔺晨给记住了。
各种补品,也成功了萧景琰的寝殿。

这可真是大梁新年第二庄大冤案。
可惜这次没人为他平反。

新的一年,也是新的热闹。

*此处私设按清朝皇帝初一到初三早朝休假。
明显虎头虫尾,因为楼观真的很困qwq
晚安各位。
如果可以,求评论小红心可以咩?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