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人生啊就是一场磨练。

君知否

君知否
*与羡书梗
*短篇一发完

“若非得见纸墨思语字正方圆,字字浸心。
难想含光君这般君子品相,雅正端庄,素来恪礼遵仪,竟是拈起情语慕句不费些许气力。
若此生有幸得含光君亲口述与我,想来不负人家意气风流。”


蓝湛并未想到那封藏在暗阁的信会被魏无羡翻到,看到这封算是迟了不知多少年月的“回信”,要说心无所感,只说难。
只是看完后,那绯红的耳廓,分明彰显着君子的不知所措。

这天夜里,魏婴贪尝了些酒水。
听人道起这些年月蓝湛等他如此苦是一回事,等真正看见那些时月里字句又是一番感受。
蓝湛越不说,他心里反倒愧疚的紧。
字字句句读了许久,各种心绪像是蛛网缠结,紧紧裹覆住他的心。

借酒消的自古不是愁,无非借一刹的昏晕麻痹自己。

待到蓝湛回来时,屋里只余下些酒味儿清冽,魏婴酒量不算好,但他不知是牵念着什么,终究没醉。

理装散发,魏婴看他未提起那封“回信”的事儿,当他脸皮薄,便调笑一番放他一回。

谁想到掩帐灭烛后,身旁君子一把擎住臂,揽住腰。
手下利索,不消一会儿就将毫无防备的夷陵老祖逗弄的脑中混沌。

半昏的帐子里,蓝湛俯在那人耳涡出似是呢喃,却暧昧的清晰入心。
引得魏婴浑身一颤,睁圆了眼。

“近日多梦,常夜不能寐……”

今日压抑的思绪再次勾起,感受着彼此的体温。
魏婴眼眶一热,忙将头埋在蓝湛颈肩处,紧紧回拥住蓝湛。

一夜的与羡书。

第二日腰腿软疲,嗓音喑哑的夷陵老祖,真正体会了一番昨日他无心写下的字句。

“意气风流”

后来,不知谁将《与羡书》传了出去。
坊间曲谈,仙门话本。
更是仙尘两界为二人之间曲折感极泪下。

这时二人正迎着夕阳,看那漫天似火绚丽的云变幻着。
青草地,喂兔子。
一地的兔子,白的,还有灰的。
灰的是上次夜猎时魏无羡非说好看,提着兔子耳朵就塞回来的。

此时再次听闻往事种种,往年没想过的苦,被如今一说,多少有些感觉。

魏无羡夹着根草叶在兔子三瓣嘴前
晃悠,可就是不喂进去,惹的灰兔子好生气恼。

“蓝湛,我问你,你当初等我,到底有没有想过放弃?”

明明只是逗弄的话,蓝湛却一言未回,静静抬眸望向魏婴。

眼神里一如既往的坚持与坚定。

含光心事几人知?

这一刻,魏无羡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若是正道得偿,纵是一路崎岖坎坷,想来,又何妨?

夕日欲颓,两个人的影子被扯的很长很长。
两只手像是红线,紧紧牵在一起,十指相扣。

君知否?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