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我在灰烬中等你。

《A49号本丸》7

《A49号本丸》7
*刀x主
*文风不定
7.生病(上):心虚

在和“同龄人”愉快地相处一天后,小少年拒绝了短刀陪侍团的“一起睡”邀请,钻进了被窝里,许下了养老生活赶紧回来的美好愿望。

所以说愿望是不能随便许的,昨天晚上许下心愿的小少年,在第二日便烧的小脸通红。
养老,其精髓就是不做事很清闲。
病,也是养老生活中一种必不可缺的体验。

若不是歌仙兼定作为本周近侍,候在门外将至午时还未听见一丝动静,从而冒昧叩门进来拜问,怕是小少年真就魂断异乡了。

“39.4℃”
半框眼镜下紫藤色的眼直直盯视着透明玻璃柱里水银停留的刻度线。
药研瞅了瞅被子里裹的像大型毛虫的冬眠状态审神者,不由着心里暗叹一声。

“可惜。”

这句话是自心底发出来的真心话。
若是在小少年刚来本丸那两天,别说是39℃,烧死怕是都不会有付丧神在意,连收尸估计都是时政来做。
这样也没了后续这么多折腾,也解的心中暗隐的怨恨与快意。

但是现在明显不是个好时机。

药研叹了口气,轻轻扶起烧的昏昏沉沉的审神者的背,将瓷杯里温度适合的淡盐水小心地喂进审神者嘴里。
干燥起皮的唇瓣在接近杯沿处被晕洇开来,如同干涸的土地又逢新霖,霎时就红艳鲜丽。
审神者紧皱的眉头也微微舒开。
药研动作轻缓地将审神者放平,替他掖好被角。

看着审神者略显稚幼的面庞,他微微失神。
似是无意识,他的指尖自少年被水滋润的唇下移至白皙的颈。
少年皮肤滑顺,脖颈下淡青色的血管在他的手下微微跳动。
紫藤色骤深,他摩挲着,感受这胜似丝绸的触感。
似是稍微一用力,这个拥有权利的笼中鸟就失去了歌颂的权利,垂下高贵的头颅。

忽地,他又嗤笑出声,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

不只是他,任何人都赌不起,若是真的随心所欲,那这疯狂的背后,时政要的是以同伴的鲜血为补偿。

“如何?”
加州清光快步上前,询问着本丸重要的医师。
药研未发一眼,只别过眼轻轻摇头。

这一刹,加州清光连手都克制不住地微抖,他颤着唇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药研低垂的目光下,充满了兴味,他伸手拍了拍面前神情落寞的赤眸付丧神的肩,自加州清光身旁走过。
“普通感冒,休息一会儿就好。”

忽地被高高提起的心又被猛地摔下,加州清光捧着胸口喘着气,他庆幸的同时又有些恼怒。

“喂!”
他转身叫住了已经走的有一些距离的药研。
“为什么说话说一半,有意思吗?”

药研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礼仪完美的让人挑不出毛病,只是难以亲近,甚至怀着挑衅的意味。

身着白衣长卦的付丧神转身一步步走近加州清光。
在两人相距不足半臂的距离,他抬头直直望向那双璀璨似红宝石的眼。

勾着嘴角,他一把扯下加州清光的衣领,强迫对方和自己保持同一高度,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将自己的视线移开。

“尊贵的清光大人,怕栽在了那个黄毛小子身上吧?”

加州清光霎时脸上就染上愤怒的薄红,他一把打开药研藤四郞牵扯住他衣领的手,恶狠狠地说。

“怎么可能,我只是……只是不想他那么早死了影响一个月后的审评!”

虽是如此,他逞强睁大的眼底,还是掠过一抹心虚。
为了面子,亦或是什么不可说的缘故,他仍强撑着不愿先移去目光。

药研退后一步,渐渐敛了笑容。
“呵。”
他转身离去,眉目间净是嘲讽。

“但愿吧。”

加州清光看着药研的身影消失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心中越发沉重。
他蹲坐在审神者门前的阶梯上,心烦意乱。

在药研质问他时,他脑中竟然浮现出,那日烟雨朦胧,沉睡少年安静的睡颜,像是画中仙一般静谧美好,让人难以心生恶念。

那时,他的心自被锻造以来,拥有了从未有过的祥静。

门内歌仙兼定熬制的草药,苦味顺着门缝飘溢出来,伴随着歌仙哄劝半眯糊的小少年喝药的声音传来,更扰的他思绪缠绵。

那句没有正面回答药研的答案,在他心底逐渐成型,他未拥有过的笑容与幸福,他不想让那个少年失去。

世间多苦难,我已遭受,便不愿他人踏陷泥沼。

加州清光面带讽笑,他也不知,本就为弑杀之器的他,竟然也会有这般悲天悯人之态。

—————————————————
题外话:
在遥远的大洋彼岸,有一个神奇的地方,这里住着帅气能干的刀剑付丧神们,也住着来自华夏的十六岁小少年。
小少年叫什么?不仅住在A49号本丸里的刀剑付丧神们想知道,其实我,也非常想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现在才想起来都第七章了小少年的名字还没有出现!

抱歉抱歉更晚了,抖音真的好魔性,我昨天晚上打算码字的,结果手滑打开了抖音……然后就到了现在……真的对不起qaq

下章预告:
幼稚园老师歌仙兼定,如何承担起奶爸带孩子的重大责任。

评论(14)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