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人生啊就是一场磨练。

文化差异?

                     文化差异?(启副)
*私设有
*冬至短篇
  冬雪肆漫很快掩盖了这座城,街上叫卖的商贩厚重的棉衣,狗皮帽子大袖套,哈着气儿哆嗦的吆和着,拖着的尾音衬着雪景也让人冷的发抖。
  冬天最冷的时候到了。
  张启山和张副官回城的路上也难得的放松了下来,两人并肩走在这丝毫不改繁荣的街。年快来了,再冻再艰难年也要过,岁岁平安。
  不算薄的雪被来来往往的行人踩成污浊坚硬的冰,走着还得当心免得摔倒,这一摔倒可了不得,非得到“新木堂”开几贴子膏药请老师傅正骨才行。
  想着去年冬天那遭过的一次正骨经历,张副官都不由得后腰作痛,迈步倒是越发的小。
  “嘿!好家伙,抽他!”几个孩子欢笑着围凑在一堆儿“抽老牛”,那陀螺滴溜溜地转悠,要倒不倒的,连他都急得恨不得夺过那鞭子耍一把,却又被那个领头的男孩子一鞭子抽上去,嘿!又转的稳当了!
  “好厉害!”“哈哈哈哈那当然了,我可是虎霸王……”
  孩子们的声音渐渐远去,张副官脸上却浮出一抹浅淡的笑意。
  想在东北时,过年过节大人们忙着应酬祭祖,倒是很难管着孩子们,索性就让孩子们扎堆儿玩儿去了,那时候也是唯一主家分家不怎么分的时候,小男孩们带着鞭子抽“老牛”去,打着滑溜几个雪仗点几个小炮仗冰上耍一遭才算爽。
  女孩儿则怯生生望着这边儿,嘻嘻哈哈的堆雪人。
  正想着当年打滑溜那场面,却是脚下没踩稳,重心向前就要一个趔趄,张副官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张启山扶着稳住了身体。
  “佛爷!”青年笑弯了眼,亮晶晶的眼睛带着崇敬与感激,露出两个小虎牙分外可爱。
  看着青年的笑容,张启山脑中倒也是过了很多。
  看这已是经历生死的人早已可以一肩担扛着家国重任,却意外的透着孩子般的稚嫩。
  还真像当年那个“人来疯”的小子在冰上吆和着打雪仗指挥的样子。
  不知怎地就想到了平日的他。
  冷淡的表情时常挂在副官的脸上,好生俊俏,惹得满城姑娘目光不住瞟向他,却似个没开窍的木头一般,分毫不懂风月。
  随了佛爷。
  所有人都这么说,是的,随了张启山。
  但是无人知晓,那个青年也曾这样带着笑意的似是带着呢喃说出他的名字。
  张启山抚去青年军装肩膀上刚落的雪,替他拢了拢披风的系扣。手指貌似不经意的碰上了青年的脖颈。
  白皙的脖颈上,微颤的喉结,隐约可见血管的踪迹。
  副官一下红了脸,倒是像个小孩一样还被佛爷照顾,当真是失职!
  却还是老老实实任由张启山动作。
  恶趣味是吗?很想让一向冷冰冰的副官展现不一样的样子,由自己一点点开发,最终收获满足的占有。
  “小心着些。”
   张启山收回了手,直直望向副官,副官傻愣愣的看过去,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噢!”
  但是他的佛爷已经转身走开五步远了。
  在天色将晚时他们也终于走回去了,雪天暗色的红,还带着朦胧的雾气。
  两碗还冒着热气儿的饺子上了桌,副官倒也毫不扭捏就坐在佛爷旁边端起了碗。
  俗称“冬至吃饺防冻耳”,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很怀念当年东北冬至时那一只只个顶个大的饺子。
  端起筷子还没吃呢,就听到旁边佛爷略带惊诧的问到。
  “这饺子里怎么还有元宵?”
  张副官笑了起来,也拿着筷子尖儿戳着元宵,还是黑芝麻馅儿的。
  “佛爷,估计是南北文化差异吧”
  张启山不做声,默默绕远了元宵拣了饺子往嘴里送。张副官一看,挑了下眉,也端起碗低头填肚子。
  “哎哟”张副官捂着左脸,五官皱成一团,张启山紧张的看过来,却见副官吐出一枚铜板,看起来已是有些年份了 。原来是磕着牙了。
  张启山努力压制住笑意,转头接着吃。
  “这宋妈怎么这时候往饺子里包铜板钢蹦儿的,不都是过年嘛……”
  一向成熟的青年也终于忍不住抱怨开来。
  “估计是文化差异吧……”
   佛爷轻飘飘一句话飘来,他敏锐的感觉到那隐藏的笑意。
  他捂着腮帮,一手又拿起筷子,只是这一次,小心了很多。
  他算是明白了,感情佛爷为刚刚那句话记上心了,这不非还回来才行!
  佛爷有些时候的孩子气,还真是让人没法招架。
  还没吃完,就看见有人点了烟花,绚烂的色彩,喧闹的声音将节日的欢乐传递。
  张副官抬起头。
  “冬至快乐,佛爷。”

评论(5)

热度(45)

  1. 🐋💨🌧☁清棠楼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