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人生啊就是一场磨练。

馄饨与糖葫芦

                               馄饨与糖葫芦  
#捕捉到一只偷吃馄饨的小副官#
#送你糖葫芦,跟我走好不好#
*倌儿总有一天要被自己的脑洞毒死家中。
         
“佛……佛爷!”
  张日山忙囫囵吞下口中的还冒着热气儿的馄饨,手足无措地从板凳上起身站直。
  “嗯。”
  张副官忐忑不安地偷偷瞄向面无表情佛爷。
  今儿早上本该是他巡城,可如今却被自己上司逮到自己偷懒逮了个现行
  唉,这事儿还得从早上说起。
  这临近年关,家家户户都开始准备年货,商贩也都怠惫了些许。开门儿晚了,都在自己自家拾缀着些琐碎玩意儿,生意倒是不怎么看重。
  早上七点还略显冷清的街,石板上凝着一层白霜,偶尔有一两个店铺开了门,伙计也懒散的靠着柜台唠家常。
  张副官转了一圈儿也没见什么寻衅的事发生,暗街小巷都仔细留意了也没见这刺儿头陈皮的影子,看来他又和往年一样,积极的围在红府准备过年。
  大尾巴狼!
  张副官一想起他在师傅师娘面前那叫一个乖顺的徒弟样,转身就对自己挑着眉操练起来尽往暗处套的德行就后牙槽咬的紧。
  倒是个听话的“好徒弟”。
  虽眼见不着,可一想起来也够糟心,转悠来转悠去,脚下不自觉就来到了馄饨摊。
   大锅还冒着热气儿,条凳上零星坐着两三个人,老人家围着锅台忙着下馄饨。
  “乔老伯,来碗馄饨。”
  “好嘞!”
  张副官拣了个地儿坐,早上一口饭没吃,还真忍不住这馄饨的香。
  那就……叫碗尝尝不为过吧?
  希望别被佛爷发现。

  那现在算什么?张副官偷偷看着桌上只剩汤的碗,懊悔不已。
  “佛爷,这次是属下懈怠了,请佛爷责……”
  “跟我走。”
  内心虽满怀疑虑的张副官,面上还是丝毫未表露。
  “是。”
  现在这个时辰,差不多街上有了人,熙熙攘攘的街道,张副官自认心虚,垂眸走在张启山半步之外。
  本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要去处理,谁料到张启山径直走向一群小孩中央,回来时手上多了一串亮晶晶诱人的糖葫芦。
  “给。”
   “佛爷,这……属下不……”
  “吃了,那刚刚的事儿我就当没看见。”
  张副官苦恼着看着面前的人,最终还是妥协地接过那串糖葫芦。
  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啊!
  这糖葫芦再诱人,吃饱了还怎么吃的下?
  没有办法,一边被迫吃着酸倒牙的山楂糖葫芦走向回司令部的路。
  他没有看见的是,佛爷看向他苦恼的吃糖葫芦的样子,露出一抹笑。
  原来约会就是请他吃饭和逛街吗?看来也不过如此。
  张启山暗自想。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