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棠楼观

当一个不搞事情的产文机器吧

《A49号本丸》10

《A49号本丸》10
*刀x主
*文风不定
*失踪人口回归

10.提前到来的审查队(中)

漂洋过海远离故土,来到了异国上任,工作甚至还不足半年期、至今还领着试用期工资的华夏籍审神者---木樨小少年,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被推到了时之政府的两位审查员面前,第一次代表着一个本丸的领导人物,去接受着官方爸爸的审查再评级。

这真的很让人担心,尤其是这些个如今看上去各个乖巧谦逊,却背地里为这次活动精心准备了许久的刀剑男士们。

他们像是即将登台毕业演出渴望获得家长们夸夸的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在这一天到来时内心却受着说不出的煎熬与折磨。

若是让这二手本丸里这些刀剑男士们对这位新上任的年轻的审神者进行评价,那么毫无疑问,最后的结果并不会多让小少年有面子。

委婉一点的例如歌仙兼定这样的付丧神,或许会说小少年他只是并不对权力有多热衷,但也是一位很不错的主君。

但若是让耿直一点对新任审神者并不怎么看好的付丧神,例如蜂须贺虎彻这类来评价,菜鸡都是一种对小少年能力认知很好的评语了。

毕竟小少年他本人确实也不是一个能吃苦耐劳一心向上的主,自打他到本丸以来无多作为,却沉溺于安逸舒适的养老生活从此不可自拔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面对这样一个激情又富有责任感的职位,这样的人是多么违和的一股泥石流。

一个如此重大的战役,最终结果成功与否却要掌握在如此不稳定的因素上,对于一些天性悲观的付丧神们来说,成功概率并不比普通人出门下楼左转,随便找个卖彩票的小铺子刮奖,而成功中了千万从此发家致富的希望大。

事已至此,身后便是万丈深渊,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说不准还能搏得一点希望的微光。
他们也只能在心里默默安慰着自己。

要相信世界上一定会有奇迹出现。

自本丸建立起便一直尘封的大会客室,今天终于发挥起了它的应有的作用。

透过窗子,明亮却不刺眼的阳光柔柔地洒泻进室内,陈旧的古木大件家具,有着包浆的地方也被镀上了一层淡淡光晕。
香炉里燃着熏香,味道浅淡,笼罩在这间屋子里。

A49号本丸内所有的刀剑男士皆是衣着齐整地端坐于侧席两列,恭顺卑谦地低眉垂首。
室内静谧无声,唯余小少年为客人泡茶的细微水声。

待到所有人都落座之后,本丸专属的毛茸茸吉祥物---狐之助,这才急匆匆地踏着小碎步跑进会客室的门,蹭到小少年的腿边,身子灵巧一跃便趴伏在小少年的膝头,讨好似的用微胖的脸颊轻蹭着小少年的手。

一双狐狸眼圆溜溜地睁着,抬头望向小少年的眼神里充满了无辜,惹人怜爱。
只有在目光不小心与审查员相接时,才会略带心虚地避开。

审查员小林意味深长地瞥了它一眼,但并未说些什么。

接到时政审查员来访本丸的消息时,这位A49号本丸的狐之助使者正在万屋的“狐居”里喝的烂醉,走起路来都摇摇晃晃,还在与其他狐狸吹嘘着自己第一次与年幼的少年审神者来到可怕的暗堕本丸时,自己是多么英勇地护主控场,左踢三日月右踹小狐丸,成功救出了审神者,一起整治本丸。

一通胡吹把一众才入职不久的新人小狐狸职员哄的一愣一愣的,更是赢得了几个美艳的雌狐狸小姐姐们崇拜的目光。

可惜还没等他要上那些中最漂亮的小狐狸姐姐的联迅号,这边审查员到达来访的消息就已经传来。

小少年看着狐之助如此少见的乖巧状态,也低头装作疼爱的样子轻抚着它油顺的皮毛。
只是趁众人都未注意时,状似不经意地将手搭在狐之助的头上,两根手指微支开,垂在它眼前比了个剪刀的形状。
两根手指微微一合,吓得狐之助浑身僵硬,反射性地合拢后腿,毛都要炸起来了。

大有这只死狐狸再夜不归宿,在外花天酒地过舒服日子,将一家老小抛在身后不管不顾,他就免了这位狐狸先生春天的烦恼。

狐之助默默低下了它高贵的头,向木樨恶势力进行了屈服。
抱着自己蓬松的大尾巴暗自伤心流泪。

为自己还未开始便已经结束的花花公子生涯献上最后的泪水。

这个手势包含的意思,稍微有点可怕的啊。
这个来自华夏的小少年,肯定有点东西的啊。

小少年自以为除却第一次来时进门受到了些惊吓以外,以后共同生活的日子里,虽说与这些付丧神们没有太多交流共处,但无论如何,他们也并没有对自己下黑手,反而日子平淡到让他感到很舒心。

各取所需,各自为安。

抛却这糟心的工作与琐碎的待处理事项来看的话,刀剑男士他们真的是一群很好的合租人。

既然如此,都是房客,帮他们也是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况且也不是什么很难为的事情嘛!

于是小少年打起十二分精神,拿出了当时上台面对全校进行演讲的气魄。

小林端起矮桌上由审神者亲手泡的一杯花茶,透过袅袅腾升的烟气可以看见,晶莹的琉璃杯里一朵清雅淡素的白菊在水里舒展花瓣,起伏飘舞,晕染出了一杯浅青的茶汤。

趁着阳光正暖,绿叶葱茏斑驳地投在窗上的剪影,是说不出的舒适。

“不愧来自华夏的大人,品茶茶也足够风雅。”

“您见笑了,未来得及准备什么好茶,用花茶招待,当真是怠慢您了。”

木樨忽地垂目轻笑,脸颊两边的小酒窝也轻漩出来,羞涩腼腆的样子正是少年青涩。
他拢起袖子,向小林翔太敬了一杯茶。

“若是有机会,希望再请小林大人再好好品一次茶,希望小林大人可要赏脸来啊。”

“那是自然,那就多谢木樨大人的好茶了。”

两方的客套话你来我往,接抛顺畅自然,听来悦耳无比,事实上浪费半天时间却半点正事不挨边。尴尬又不失礼貌地维持着陌生人的热络。

那可真是令人遗憾,这波商业胡吹还没来得及继续升华,就被终结在一摞本丸工作记录日志上。
这本A49号本丸日志,终于送到了小林翔太手里。

此时全厅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认真翻阅日志的小林翔太身上,他的每一页的翻动都牵扯着众人的心。

不厚的工作日志,往日里几分钟便能翻完,此刻却被一字一句细细琢磨,有时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笑意,有时却又眉头微皱。
时不时还要往随身的记录册上写划几笔,安静的空气中,紧张气氛弥漫在厅堂里的每一个角落。

待到纸声翻动的声响被纸册轻置矮桌上的声音所替代,这凝滞的空气才再次开始流动。

今剑挺直的脊背微微发颤,细密的汗珠早已密布在他的额头,端放在膝上的手早将滑顺的衣料捏皱,脸上却仍是小天狗最惹人喜爱的笑容。

旁边的刀剑男士们并没有几个比他情况好。

加州清光偷偷做着深呼吸,来平复自己忐忑不安的心理。鼻间都是熏香素淡的香味,微微舒缓了他的神经,另他将藏在身侧那半拢着近乎痉挛颤抖着的手放松下来。

此时,命运宣判。

索性这种令人疯狂折磨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小林翔太停下记录的笔,直起半弓的身子望了眼厅堂里各位付丧神,最后再领着后辈向木樨微欠身行礼,露出完美又公式化的笑容。

“大人,您的本丸工作日志审查此次完毕。冒昧问一下,您是否愿意抽出一点时间,带我们参观一下您的本丸进行常规性检查呢?”

----------分割线-----------
失踪人口回归,说着年后更现在才开始更,良心微微作痛。
总是说我短小,这次证明一下自己!

评论(4)

热度(58)